旋律 茨木×妖琴师

(二)
回到了寮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晴明一看见妖琴师便上前来前前后后打量几许好像生怕一天的探索劳累了他。琴师冷淡地回避了晴明的殷切反倒是回转身向茨木点头示意一下就独自回到了树下自己的一隅。
茨木望着妖琴师行走的背影瞧见他洁白的外衫上蹭上了几点斑斑血迹,之前隔得近一时间没注意到,现下分开后那血迹倒是明显起来,茨木不经意地皱起了眉,旋即又恢复常态。
待到子夜,妖琴师独自一人静坐在檐下,他的脊背挺得笔直倒不是为了端正坐姿只是今日出征不小心蹭刮到的后背不容许他再随意。倒是因着这份伤痛得以欣赏庭院美好的夜色。
就在妖琴师构思新的曲谱时一连串细微的脚步声踱近,琴师不悦自己的天地被打搅正待转身离去时发现来者是茨木。
“受伤了就不要硬撑。”茨木熟稔地在妖琴师身边坐了下来。
“哼,多事。”
“呐,”茨木递上来一瓶创伤药,“知道你肯定不愿让其他人发现,特意现在才给你的。”
妖琴师虽然冷淡,但对于别人的关心还是不会拒绝的。他接过那药瓶,捏在手里轻轻摩挲,感受着上面残留的热度。
“能跟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吗?”没料到茨木会挑开话头。
“没什么好说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茨木掩唇低笑,“那不妨听听我的故事吧。”
“你的故事全平安京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了吧。”琴师轻嘲。
“是么,”茨木微微扬起了头看着空中的圆月,“吾友是个有意思的人。”
随后他调转视线定在了身旁的人身上,不知月色的缘故还是夜色的渲染这时的他焕发出了一股温柔的意味,“不过,我发现了更有有意思的人。”
像是迎合他的话,妖琴师转过头来,和他的视线撞上,虽然依旧是冷淡的模样,空气中却晕满了不可描述的气息。
他们各自端正了坐姿,不发一言,欣赏着夜色,仿佛刚才的对话从没发生过。恰巧一阵晚风袭来裹挟着纷飞的樱花洋洋洒洒落在二人的肩上,为这凉薄的夜凭空增添了几分温馨的色彩。

评论(1)
热度(20)

© Ssilver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