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下一篇文 想写ABO啊!!!
等我缓缓 ... 不会写肉的悲痛(╥_╥)

即使少年

梓匠


香烟枭枭袅袅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刺鼻的气味气味激得少年不住眨眼。

“师傅!”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忍受不了这浓郁的烟味大叫了出来,“你快住口吧,客人都不敢进来了,还以为咱们这儿着火了呢!”然后拄着扫帚推了推青年。

红发青年把还剩半截的香烟扔在地上,脚尖碾熄,无视一地的烟蒂拂开少年进了里间。


莫关山在A市的老城区开了一家手工家具店,确切来讲是他继承的家具店。他家从爷爷辈开始就是当地有名的木匠,他自小耳濡目染到后来更是连学也不上了,十七岁开始就在店里做起了打样师傅。没过几年他父亲去世,莫关山随即把店名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守着这家只有两个门面的家具店,从前一...

贺红同人 END

  • THE END OF STORY


死亡并不足畏惧只是被遗留的孤独才让人害怕。


莫关山紧紧地攥住贺天的衣服在倒向他的瞬间莫名觉得自己获得了解脱。

“嗯。”他咬紧嘴唇,这是二人自上次不欢而散后的第一次对话。


丧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下去,莫关山送走了一批批前来吊唁的亲友,疲惫地靠在棺椁旁,“老妈,真是让你操心了......对不起。”贺天把莫母之前同自己的对话告知了莫关山,二人顺势又重新在了一起,“这次我不会让自己吃亏了,你就和老爸好好相聚吧。”


“莫关山”还是那个“莫关山...

贺红同人(六)

(六)

“女士,我很遗憾地通知您......”

今天下午莫母拿到了自己昨天做的化验报告,医生告诉她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形势不容乐观,痊愈的几率不大,最好采取保守治疗。

“阿姨,你不要放弃啊,一定会有办法的,我给你转院,去国外也好!”贺天无措地安慰着莫母。

“恩,小天,你不要着急,”说着莫母伸手盖在贺天发抖的手上,在病魔的折磨下她清瘦的脸颊上挂着微笑沐浴在阳光下慈善得不像话,“从你肯接电话到出现在这里,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是真的喜欢我们小山。”贺天怔怔地听着莫母说话,“我知道,我这把年龄很难有机会痊愈了,再治疗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金钱,我没什么好放不下的,就是关山......关山......

贺红同人(五)

梓匠(五)


这天莫母的病情略见好转莫关山就没去医院,他要留在店里完成之前的订单。小关在一旁给他打下手,时至正午,一辆高级轿车停在“莫关山”门前,男人跨不下车走进店内,径直行到工作间前,叩响了玻璃窗。

“笃笃”敲醒了沉静在工作中的莫关山。

见到来人,莫关山有一瞬的恍惚,阳光镀在来人的身上较之银幕上的形象增添了一丝亲近感,然而始终是有距离的。这样平淡的重逢与自己的设想相差甚远,没有歇斯底里彼此都只是平静地对视,已然把互相当做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莫关山只当贺天是偶遇也没打招呼就继续手上的伙活计。

贺天难得有机会见到安定的莫关山,印象里的红毛总是咋胡着,不着天不着地地狂妄,与眼下的稳重青年如...

贺红同人 四

梓匠(四)


再次相见,已是十年后了。

   “本市商界新贵贺天先生,现身本市最大的家具卖场为其剪彩,据传......”

   “啪”正在直播的电视被关上。莫关山把香烟在烟灰缸里碾熄,面无表情。

   “师傅,你关了干嘛啊!咋们也该了解一下行业走向啊。”徒弟小关说着就要拿遥控器。被莫关山用打火机打开了。“老子这个小店看手艺吃饭,管他们什么大行业。”然后扭头盯着小关,“我说你小子一天正事不干,就知道偷懒。”小关尴尬地笑了笑,捏紧扫帚作势打扫,“师傅,你看我这不是在做事吗。”一溜烟跑到莫关山看不见的...

练人体... 练到一半 画个琴

摸个鱼🐠

滤镜肯定是黑科技!

贺红同人(三)

梓匠

(三)下


他们四人吃完饭出来时已经华灯初上了。

“嗝——”见一挺了挺肚子,“咋们现在过去也不晚。”

“少卖关子了,你说的新地方是什么啊?”展正希表示对见一一直不肯透露的好玩的地方好奇。

“走啦,走啦,反正也不远,到了就知道了嘛。”说着见一就趴在展正希的肩上,推着他往前走。

莫关山和贺天跟在二人的后面,一路走来贺天都没有松开握住莫关山的手,二人的气息如此贴近在初秋的晚风中飘散,活泛地一如老夫老夫的日常。

只不过这样的和谐很快就在街头巷陌里被揉碎了。


在即将走出巷子的时候冲出来一伙装备齐全的社会青年,贺天和展正希马上觉察了来人的不善,说时迟那时快二人没有丝...

1 / 3

© Ssilver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