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同人(六)

(六)

“女士,我很遗憾地通知您......”

今天下午莫母拿到了自己昨天做的化验报告,医生告诉她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形势不容乐观,痊愈的几率不大,最好采取保守治疗。

“阿姨,你不要放弃啊,一定会有办法的,我给你转院,去国外也好!”贺天无措地安慰着莫母。

“恩,小天,你不要着急,”说着莫母伸手盖在贺天发抖的手上,在病魔的折磨下她清瘦的脸颊上挂着微笑沐浴在阳光下慈善得不像话,“从你肯接电话到出现在这里,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是真的喜欢我们小山。”贺天怔怔地听着莫母说话,“我知道,我这把年龄很难有机会痊愈了,再治疗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金钱,我没什么好放不下的,就是关山......关山......”到这里,这个一直伪装坚强的母亲终于忍不住哽咽,贺天也掩不住地泪眼婆娑。

“当年怪我,怪我们不作为生生拆散你们好些年,我感觉得到,虽然小山隐藏地很好,我知道他不开心......阿姨知道现在请求你很卑鄙,但是身为母亲怎么能不事事想着自己的孩子呢?”

“小山脾气不好,我走了后没人管束很容易得罪人......阿姨想将他拜托给你,希望我走后他不再孤独了。”

贺天反握住莫母的手,坚定地说:“阿姨,你放心,即使没有你的嘱托我也会关山好的。”他目光灼灼,双手的力量彰显了他的决心,莫母看着眼前的男人欣慰地笑笑。

 

贺天能走到今天的位置实属不易,那时候的他被父亲拘束起来,每天都有人掌握着行踪,一旦他和莫关山有什么亲近的就会收到父亲的要挟,起初他还能绕去家具店远远看几眼,但这样的日子也没维持多久他被送到国外,一切能够联络的东西都被掐断,他试图反抗结果经济来源被断,为了显示自己的决心他开始独自在外打工,混迹各种场所从底层的劳力工作到酒吧的大手都干过了,但是他毅力非凡而且洞察力很强,两年后搭上了虚拟经济的顺风车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但他没有局限在眼下的格局他迅速开拓自己在外的阵线,直到自己的动作被父亲察觉,他终于有机会重回故土,这次回来他不再是能够随随便便被约束的贺天,而是“MT”集团的贺总。

要问贺天是什么支撑着他独自在外打拼,他一定会回答:小巷中发现不再有烟蒂出现的而无措失落的少年。

曾几何时,贺天在外多少次的伤痕累累,每当回忆起这一幕时都咬牙扛了下来,所以当莫母提出这项请求时,他终于松了口气,这下就没有再可以阻挡他们的了。即使不折手段他也要将莫关山抓在手里,这个男人,他已经容不得半点差错了。

 

于是贺天大刀阔斧地开始了收购“莫关山”的行动,在莫母的授意下莫关山只得妥协。但是他一直拒绝和贺天相见,而且现在“莫关山”也不属于自己了,他便只在医院和家里之间来回,在医院的时候贺天不好做什么一旦回了家,夜里常伴的车灯和时而响起的敲门声不绝。一个月下来双方都消瘦了不少。

这天莫关山提着保温壶去医院,当他进到病房的时候发现母亲不见,还是隔壁床的大妈告知母亲昨夜病情加重被送进了ICU,“啪”他把保温壶随意一丢就奔向了医生那儿,然而医生竟告知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莫关山愤怒地攥紧医生衣领,声泪俱下地不知所措。

他独自蹲在手术室外,目光茫然,脑内不容控制地重现着昔日的过往,母亲因为自己调皮而生气的样子、母亲在自己成功做出一件家具时骄傲的样子、母亲在得知自己和贺天事时吃惊的样子、母亲在贺天离开后抱紧自己的难过的样子......泪水在回忆中渐渐润湿了他的脸庞,他目光婆娑地掏出手机播出了心中萦绕许久的号码:“贺.....贺天......我怕......”没等说完他已经抑制不住地嚎啕起来。

没过多久,莫关山感觉到眼前多了一块阴影,来人蹲在莫关山面前,双手捧起对方深埋的头,轻轻地拢进胸膛里。

“小山,我来了,不怕了。”

 


哇....  是不是进展有点快啊...  下一次更新就能完结了!!! 我终于能写完一篇同人了! 

评论(1)
热度(30)

© Ssilver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