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同人 四

梓匠(四)


再次相见,已是十年后了。

   “本市商界新贵贺天先生,现身本市最大的家具卖场为其剪彩,据传......”

   “啪”正在直播的电视被关上。莫关山把香烟在烟灰缸里碾熄,面无表情。

   “师傅,你关了干嘛啊!咋们也该了解一下行业走向啊。”徒弟小关说着就要拿遥控器。被莫关山用打火机打开了。“老子这个小店看手艺吃饭,管他们什么大行业。”然后扭头盯着小关,“我说你小子一天正事不干,就知道偷懒。”小关尴尬地笑了笑,捏紧扫帚作势打扫,“师傅,你看我这不是在做事吗。”一溜烟跑到莫关山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莫关山走回自己平时待着的工作间里,继续被打断的图案设计,草草勾勒几笔心里却烦躁异常,随即扔掉了笔,双脚翘起搁在工作台上,双手交叉叠在脑后假寐。

“莫关山”店里为了展现手工的过程,所以在工作间和展示区之间只设了玻璃墙做隔离,所以从店外面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间的东西。

“走吧。”贺天吩咐司机驶离了莫关山。

 

 夜间,莫关山回到了住处打开电视,不料看见了下午中断的新闻的重播。整间屋子没有其他光源,只剩电视在荧荧做亮,映射在莫关山的眼中,视频里器宇轩昂的男人,身形越发高大魁梧,一脸自信的样子,想必这几年过得真几把好啊,莫关山心里暗想。等他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的时候竟然惊叹起自己的心平浪静了。只是这样的平静在第二天就被打破罢了。

 

第二天莫关山要陪自己母亲去医院做检查,自从莫关山爸走了以后母亲的身体也不像以往好了,总是感到疲惫,这才决定今天去好好做一下检查。

“来拿报告了。”护士叫了以后莫关山就上前拿了报告,看着报告单上的数据除了几个箭头以外基本什么都不懂的莫关山这才感到读书的重要,只不过血小板过少和白细胞增多他还是懂的。

“诶诶!医生!你看看这不可能的吧!”莫关山有点急他“啪”地就把检查报告丢在医生的桌上,闹出了不大不小的动静。莫妈妈急忙上前按住他“关山,关山,你冷静点,你吓到医生了。”莫关山伸手抚了抚妈妈的手,这才坐在母亲身边,医生推了推眼镜没有说什么怕是这种情况也见多了。医生伸手拿过检查报告扫了几眼,再抬眼看了看莫妈妈,这几眼看得莫关山有点紧张抓住母亲的手不禁用了力。

“根据这些数据还不能下定夺,我建议再做些其他的检查。”医生已经很小心措辞了,担心激怒眼前的青年。

“对了,你说你父亲之前是做木匠的。”医生补充道,“我想你也知道,做木工的多多少少会接触到胶和甲醛。”其他的不说莫关山也懂得起了。“不过你们不必太过担心,毕竟现在医学发展了,也有很多治愈的案例的,关键是你们要有信任医院。”莫关山一把上前揪住医生的领口目眦尽裂“你他妈说什么呢?还没确证呢,就这么咒我妈啊!”“关山!关山!”莫妈妈用劲去扒开莫关山捏住医生的双拳,莫关山撒手推开那医生,拉住母亲离开了诊室。

二人坐在医院楼下的花台里,“儿子啊,妈这一辈子就望着你好,不想你受委屈,”莫妈妈是一个温柔而又坚强的人,难得有情绪激动的时候,即使是莫父去世也强撑着没有泄露出一丝怯弱和无助,而现在也难掩悸动,“我现在想起当年妈做得真不对,怎么没有强硬地支持你们啊!也不至于让你单到现在啊。”说道半途,莫母哽咽着,其实她此时的软弱并不是为了自己病情而示弱而是难过自己的儿子啊。

“妈,你现在在说些什么啊!咋们还没确诊呢,说不定是误诊呢,开心点啊!”莫关山蹲在莫母面前,伸手扬起莫母的脸,作势要去抚掉莫母涌出的泪水。而自己是怎么都笑不出来的。

 

几天后,即使再怎么拖沓,现实还是会定期来敲醒你。

托了好几层关系莫关山把母亲安进了市医院,开始了医院—店里两点一线的生活。

没过连个月莫关山就瘦脱了一圈,正在他疲惫不堪的时候,和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重逢了。



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简单百度了一些应付.... 望考究党不要计较 

昨天的old先大大发糖啊! 我也想写快点哦!

评论(1)
热度(29)

© Ssilver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