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同人

我又挖坑了...................


梓匠

 

香烟枭枭袅袅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刺鼻的气味气味终是激得青年不住眨眼。

“师傅!”一个大约十七八的少年忍受不了这浓郁的烟味大叫了出来,“你快住口吧,客人都不敢进来了,还以为咱们这儿着火了呢!”然后拄着扫帚推了推青年。

红发青年把还剩半截的香烟扔在地上,脚尖碾熄,无视一地的烟蒂拂开少年进了里间。

 

莫关山在A市开了一家手工家具店,确切来讲是他继承的家具店。他家从爷爷辈开始就是当地有名的木匠他自小耳濡目染到后来更是连学也不上了,十八岁开始就在店里当起了打样师傅。没过几年他父亲去世,莫关山随即把店名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守着这家只有两个门面的家具店,一直是一个人从设计到出成品,到了二十七八才收了一个十七八的徒弟。

 

莫关山没有什么大的追求,所以即使怀揣不俗的手艺他也只想守着这家店铺,本来日子也算不咸不淡的过着,哪里料想自己的老妈在不久前查出了白血病还是髓型的,而他,这个唯一的儿子竟然匹配不上。白血病不比普通的病,前期费用和后续治疗都是无底洞。虽然他的老妈一直表示一把年纪治不治都要到头了,莫关山自小倔强但对他妈妈那可是没话说的,他忍住想要迸出的泪水,红着眼表示无论如何都要治好老妈。

 

他瘫在里间的工作椅上,看似涣散的目光在触及门口突然出现的某人时像是突然被点燃的炮仗一样,他一挥手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伸脚就把椅子踹到了墙上,什么工具都往那人身上丢,他几个大步上前,左手攥住那人的衣领,右手举着拳头就要砸上去却堪堪被那人身边的保镖隔开了。

“考虑好了?”那男人即使在此情形下也是面不改色还挂着标志性的假笑低头看着莫关山。

莫关山急红了眼血丝在他明亮的眼睛里绽开,他紧皱着眉头狠狠地看着面前这人,然后他说:“我草你妈!”放开了他的衣领。

四下翻找在一地混乱中拿出了合同书,然后草草签了字,把合同书团了团扔向贺天。

然后他撞开贺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莫关山”。

 

莫关山离开后就一直在街上晃荡,这是他从小到大一直待着的地方,从还是平房看到了现在的大厦林立,昔日熟悉的街巷眼下倒是显得冷漠而疏离。

不知不觉就晃荡到了他妈妈住院的地方,他随便在楼下买了点水果就提了上去。

 

他沉默地给他妈妈削着苹果,全然没了下午的声嘶力竭,失了愤怒的保护色这时的青年倒是显得年少又平和,不过也只是片刻。

“关山,难过就哭出来吧。”都说母亲能在瞬间看穿子女的伪装,她伸手抚摸着莫关山僵直的脊背,莫关山这下绷不住了,他小幅度的抖动着身体,情难自抑地淌下了眼泪,泪水滴落在正在削皮的水果刀上,“我没用!我守不住!店和你我都守不住!我太没用了!”很快静静流泪的他控制不住泪腺,旋即什么都不管了无所顾忌地任凭眼泪流淌,打湿了衣襟,也润湿了捂住眼睛的手掌。这一刻无论多么倔强的人都脆弱地像个孩子,他一下子扑到母亲的身上,让难过在母亲的抚慰下慢慢减淡,揉碎在点滴的哒哒声中。

 

等莫关山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半夜了,他看到自家楼下停着的高级轿车,然后不屑地走进了楼梯间。“哔——哔——”也不管现在是否造成午夜扰民,贺天按响喇叭,莫关山也不管,像是听不到一样向自家的5楼走去,他进门没多久,喇叭声是没了,可是“啪啪”的敲门声倒是又响了起来,贺天在门外说道“你不开门没关系,那我就一直敲吧。”

“咔哒”莫关山打开了门一手撑着门,一边靠着门框“对,是502,有人他妈半夜扰民,还想私闯老子的房子,麻烦你们快点来!”莫关山用力地挂掉了电话,全程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一语不发。

贺天也没有其他动作,看起来并不打算闯进来,大约僵持了三四分钟,二人都没有打破宁静的打算。“给老子滚!”莫关山发了一天的火,现在倒是冷静下来,“老子合同已经签了,不再去那个鬼地方了,别来烦老子,老子不想看到你!”

“毛毛......”贺天把手伸向莫关山,莫关山侧脸避过“滚。”

“阿姨的事我很抱歉,但我事先并不知道......”

由远及近地传来了警察出警的声音,“那,我走了。”虽然很不甘心,贺天还是识相地离开了。

“啪”地莫关山关上了门,他跌落在门前,无力地靠在门上,双手纠结着自己的头发,听着汽车点燃引擎然后离开的声音发出了一声喟叹:“操!”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填完....


评论(5)
热度(33)

© SsilverL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