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律

(三)

不知怎的,第二天寮里传遍了茨木欺负琴师的谣言,碍于茨木的强大许多式神不敢明目张胆地向他表达抗议,气得山兔孟婆童女之流纷纷抱团伤心。她们还跑到妖琴师跟前安慰:
“你不要伤心啊,虽然打不过他,至少跑得比他快啊!”
“这种野蛮人!即使长得帅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
“一定要晴明好好教训他!”
“得了吧,晴明那么稀罕他怎么可能舍得教训他...”
她们三个在琴师面前不容插嘴地滔滔不绝起来,妖琴师只觉得嘈杂。
这时一人迅速冲向这边,扒开围堵的三人,殷切地探查妖琴师的情况,正是那“欺软怕硬”的晴明。
“啊啊啊!怎的受伤了啊?!真是茨木干的吗!这妖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妖琴师格挡开他的接触,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整整衣衫:“没有,不是他。”妖琴师并不想过多解释他与茨木的关系,然后默默想到他俩其实根本没有关系,至多算个寮友罢了。

鉴于妖琴师受伤,晴明怎么也不愿他再次出征,只把他安置在结界里休养生息。在他即将踏入结界之时若有似无地接收到一股视线,他调头寻找,只看得见大部队离去的身影。

 

结界里的时间过得尤其漫长,这里大多是在不久的将来会被喂掉的达摩,无人打扰妖琴师倒是满意。
他静静坐在鲤鱼旗的附近,俯首弹奏着不明的旋律,本该十分祥和的场景却迎来了新的探访者,原来是隔壁阴阳师寄养在这的酒吞童子。
妖琴师自是知道这位妖王的,很久以前还有昨晚之时。
来者十分张狂,他自来熟地落座在琴师的旁边,抱着鬼葫芦豪饮,还发出爽朗的笑声。只是蓦地,他突然前倾到正抚琴的妖琴师,“你就是那平安京最负盛名的琴师?”酒吞伸出一只手按在了琴身上,“峥”得一声,打破了结界的平和。
妖琴师停下了弹奏的手,拉开与酒吞的距离,“是我。”他答道。
“既然真是你,不如给我弹奏一曲曲子吧!要像红叶一样迷人才行啊...”说到这里,酒吞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似沉浸在十分美好的回忆里,仰头又是猛灌了一口。
“还真是如传闻中一般,只顾沉迷酒色呵。”妖琴师拂开按在琴上的手,继续之前的曲子。

“恩?传闻,不妨说来听听。”

“哼。”

......

“他说你是一位很有意思的人。”酒吞本没想到会得到答复,这时听到他清冽的声音,还回味了一番。

“他?哦,你说的是茨木吧。也对,他只怕是逢人就说吧。”

“一个只想到酒和女人的人不值得他整天挂在口上。”妖琴师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你对我很有敌意嘛。”

“没有。”

“分明就是。”

......

不多久酒吞就醉过去了,妖琴师打量着这位妖王觉得十分衬不上茨木口中的有趣的人。

很快,结界经验验收的时间快到了,没想到本该独自前来的晴明还跟着个茨木。

“也对。”妖琴师心想,这里有他思念的人,继而向酒吞投去了淡淡的一瞥。

妖琴师收起古琴,施施然端正立身,向结界外走去。

在经过某人时蓦地被人抓住了右手。

妖琴师略带诧异的望过去,“你这人,好心好意来接你,怎么连声欢迎都没有。”


评论(4)
热度(23)

© SsilverLit | Powered by LOFTER